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伞修】误判 6.11深夜60分

唉不好意思没赶上。高考完回来复个健,谢谢一直都在的你们。

6.11深夜60分-误判@伞修深夜60分

1

苏沐秋的头一次误判出现在和叶修的初遇。

坦白讲,那个游戏他不是太感兴趣,甚至久到名字也不记得了。当时在里面赚点小钱,特别辛苦的钻研是没有的,但是拿这点划水的技术来会会嘉世网吧里头的哥几个是绰绰有余。可能是天赋,可能是运气……这些他向来不太在意。

更坦白地讲,他一开始把叶修当棵白菜。刷材料刷累了刷刷白菜。但按他一向的习惯,哪怕心里给这个同龄少年贴了个白菜的标签,他也并没有就拿刷白菜的心态去打这盘。

 

那天天气是真真的好,太阳烤得地面发烫,所以旁边空调吹得呼啦呼啦的,空气里稍微有点烟味儿。叶修的行李还摆在脚边,灰扑扑的一个箱子,两人就是隔壁座位的,所以那箱子也在他脚边,他时刻要提防着别踢到。他局局促促,兴许是错觉,甚至觉得自己的局促让旁边这位的眼角还有一点揶揄的笑意。

但叶修呢,赢了他之后还是懒懒散散的,眼睛倒是亮得很。

旁边那些起哄“苏沐秋你今天不行啊”的声音他倒是不在意。他只是觉得,尽管独来独往习惯了,偶尔棋逢对手、旗鼓相当,这感觉很不错。

 

吃了一顿饭,没钱付网费的叶修少年便拉着那个灰扑扑的箱子跟着兄妹两人回家。

他有的时候还会想想这最一开始,这次误判也太值了。

 

2

后来是接二连三的误判。

随手捡回来一个人,聊了聊居然涉猎过数量差不多、范围广度差不多的游戏,这足够令人惊奇;又听说他是离家出走打游戏,苏沐秋就根据他做家务、判断食材等日常生活的熟练度私下判断了一下这应该是个好家庭出身的;更可气的是什么,大多数时候苏沐秋确实打不过他,打不过就算了,嘴炮对放的时候也不一定有很大胜算。

于是那阵子最大的误判就是苏沐秋以为叶修吃不了几天苦就要跑。

毕竟接济那么几天也没什么,就这个水平大家相逢恨晚,宾馆太贵、去别人家里不放心也不一定能被别人父母同意,H市这么大,恰巧这么碰见也是缘分。苏沐秋前前后后为此找了长篇大论的理由。

更何况苏沐秋也没因为多了个人就搞特殊,该买什么菜还是什么菜,往死里省钱,他记账的时候也没觉得多一个人的菜比以前浪费多少。

 

所以有一次叶修输给他之后问:“我能留几天啊?”

苏沐秋心情正好着,摆摆手说:“你住腻了再走吧。”

 

3

住……住了一年也还没住腻。甚至嘉世网吧陶轩天天招呼“小苏小叶”,熟客们习惯了不仅有个秋木苏还有个一叶之秋。

你说愁人不愁人,“木”和“之”都是错别字,不能好了。

就这一年,叶修学会了除了烹饪以外所有独立生活需要的技能点,打扫买菜洗衣服。有的时候犯懒会开竞技场,谁输了谁洗衣服,每逢这种时候叶修打得特别狠,苏沐秋也没好多少。

买了新的冰箱,上面有的时候贴着互相留言或者彼此斗嘴的条子。

这生活依旧是清贫的,他们在清贫里过得香喷喷、暖烘烘。

就这样一年了。翻了翻日历,苏沐秋后知后觉。

 

就是那段时间,线下竞赛雨后春笋似的冒出来,不乏有需要正规身份证件的。苏沐秋陪着叶修乘火车硬卧回了一趟B市,颠簸了十六个小时的单程。饿了吸溜泡面,热气腾腾蒸了一鼻头的汗,困了互相靠一靠,十六个小时折腾下来腰酸背疼的。

B市很好,避开了早中晚的高峰公交车还算顺畅,车很多,人们走在路上为理想奔忙着。

B市很好,但他们的梦想在B市的远方。

 

苏沐秋是在小区外面等的叶修,也是在小区外面看着叶修不紧不慢地溜出来。走到车站的时候正好就等到了公交车,一切都顺遂得难以置信。

马不停蹄地赶上了回程的火车,叶修拿出身份证一看,上面的姓名居然是“叶秋”。

苏沐秋笑了一路十六个小时。

 

4

之后的日子很忙碌很充实,甚至比之前忙千机伞的时候还要辛苦。

苏沐秋十八岁的生日,他自己给忙忘了。

那天好好熬着夜,过了十二点,叶修突然鬼鬼祟祟站起来走到房间外。苏沐秋怕他是去开小灶,理了理手上的文件也跟了出去,被沐橙和叶修的礼花炸了个正着。

惊喜。意外。

 

沐橙送的礼物是一个U盘,整理了所有关于千机伞的资料,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做的,整整齐齐好几个文件夹。问起来,她就笑眯眯地回答说:“看上去很有趣。”

叶修更干脆,打了张白条,上面写着“联盟冠军”。

那是张白色的便签,有粘性,叶修随手拍在苏沐秋背后。苏沐秋够不着,也不恼,专心去吹吹面条上的热气,叶修已经自发给他除下来,递给了他。

吃完面他把那张便签夹在了记最后一击的本子里。

 

同样的便条他后来也给叶修写了一份,也是“联盟冠军”。

有你一份,也有我一份。

 

5

第三赛季下领奖台的时候苏沐秋还是能听见满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他随意向观众席里挥了挥手。他随意地一瞟,能看见嘉世的粉丝们每根汗毛尖都写着闪闪发光的骄傲,他们呼喊,他们拥抱。

他便和再次蝉联MVP的损友勾肩搭背起来,将轻飘飘的冠军戒指放到对方手上。

叶修没接住,只是晃了晃修长的手,说:“戴上呗?”

苏沐秋把戒指往他大拇指上一扣。

 

新鲜出炉的叶土地主又只是笑,开怀而肆意,就像四五年前那个还不知道疾苦的少年。

苏沐秋说:“哎,你是不是喜欢我?”

 

6

不是误判。

—完—

评论
热度(38)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