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荆高】骑士情书

双骑士 送给我的小姑娘 @白云起 ,前前后后写了一个月,不知道应该怎么走剧情有点写不下去,有没有后续再议。


1

在王城大比上看见高渐离的时候,荆轲是心情复杂的。其中就包括意外、惊喜、开心、又可以和这个人打架了等种种心理活动。

他面上倒是很端庄。

心里是山呼海啸的不平静。

 

2

渊源要追溯到三年之前两人都才初出茅庐的历练。

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将银色盔甲上的火焰家徽擦得闪闪发光,和高渐离一擦身的时候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对方的云纹家徽,当即拉着人想要比一场。

高渐离淡淡扫了他一眼,走了。

 

云纹家徽和火焰家徽的两个家族保持着宿敌设定纠纠缠缠如胶似漆好些年,荆轲一直听有个长得英俊身手也很英俊的年轻人和他相提并论,那个时候甚至互相还不知道名字,但一眼就觉得大概是这个人。

荆轲喝一口烈酒,屈指弹了下长铗,精铁嗡鸣。他漫不经心地想,不是这个人也不会有别的谁了。

 

3

第二次见面也是阴差阳错。

那个时候荆轲赶路累了,随便找了棵枝干坚固的大树在上面睡觉,困意正浓,下面来了两个不长眼的人族密谋怎么干掉一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骑士。荆轲有一搭无一搭地听到好几句某个骑士“假清高”,听得更困了。树下两人唧唧歪歪说了半天还没商量好偷袭还打不过应该怎么办,荆轲就不禁有些好奇他们要对付的到底是何等人物,等他们计划大致商定了便尾随了去。

两人身手末三流,隐匿的本事却大得很,荆轲没跟上也没来得及提醒一下那个可能要被暗算的同仁倒霉蛋,找到地方的时候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他想,赶着救个人也挺好。

 

救人?不存在的。

荆轲赶到的时候高渐离已经把两个小贼撂倒了,甚至剑未出鞘。荆轲尴尬地被他用审视的眼光扫了一遍,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

就是越发觉得云纹在高渐离的盔甲上显得特别好看。

第二次见面他们还是没有互通姓名。

 

4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两人没有见面的机会,荆轲在最东边的大漠滚了一圈把那边的沙盗剿了,高渐离在最南边的冰霜森林保护野生鸟蛋,没有交集的机会。

等到荆轲在酒馆的角落里喝酒的时候,周围已经全是这两桩事情。他左边的耳朵听自己的英雄事迹听得昏昏欲睡,右边的耳朵精神十足地听另一个家族的骑士如何英勇。酒馆外风雨嘈嘈切切,酒馆里灯火通明,几乎每张桌子都是满的,精灵、矮人、人类和兽人喝酒说笑,竟分不清哪边更吵闹一点。

这个交通枢纽地段的酒馆里,不同种族的陌生朋友们称兄道弟。荆轲喜欢这种热闹,但没什么参与的兴趣。

喝到半夜,荆轲已经兴趣缺缺地开始擦拭长铗,外面雨势更大了一些,因此酒馆的客人们谁都没有冒雨离开的打算。又喝了一杯酒之后对面的位置坐下一个穿着湿漉漉的斗篷的人,荆轲也只是懒懒散散地扫了一眼。

他的斗篷已经湿透了,大概已经在外面赶路许久,转了一圈也没有多余的位置,这才找到了角落里。荆轲一边想,一边看着这陌生人解了斗篷挂在一边。

陌生人有张英俊的脸。

……嗯,怎么这么眼熟。

 

5

下大雨的那一整夜,荆轲才算和高渐离熟起来。他们交换名字,沉默片刻之后两人喝酒、谈天。准确地说是高渐离喝酒荆轲谈天,空酒瓶摆了半个桌子,到最后醉了就趴在桌子上睡到了清晨。

荆轲醒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地精偷偷摸摸想顺走高渐离的剑。

他拿长铗把人打了一顿。

 

6

地精也很冤。

他只是想要偷那把剑来看看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他怎么知道这传说中鼎鼎有名的两位骑士,这一位的剑就是普通的剑,另一位的长铗也只是普通的长铗,尽管那长铗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7

那一别之后,分离也很长,重聚也很长。缘分这东西很玄妙,不巧的时候前脚走后脚来,巧的时候比如荆轲刚灰头土脸地从通达的地下鼹鼠洞里爬出来,一抬眼就看见高渐离站在他附近。

骑士这个职业也很玄妙。需要追踪一个疑犯累日及月地不眠不休的时候他们并肩,疑犯看着他们俩的家徽本来指望着他们掐起来好跑路,结果两人没有掐起来,疑犯被逮了个正着;只需要在某个宴会上端着酒杯从容游走的时候他们杯沿一碰,眼神交汇。

交情也是个玄妙的东西。他们在王城最高的塔尖看过月色,听过峭壁之下的风声,在排名榜上并列第一不相上下,甚至在旷野上痛快地交过手也不相上下。

 

8

废话太多,差不多应该说回正题:王城大比。

这已经是第三次。这种比试的意义在于名在于利。

矮人们借此机会展示自己锻造的武器,游侠跃跃欲试希望摘得桂冠来获得酬劳不菲的工作或巨大的名气,旁观者们看个热闹多个谈天时候的聊资。

荆轲什么也不为,他就是想要见识见识更多的对手,和从前的朋友们聊聊天。高渐离本来对这种热闹的场面不感兴趣,他是被荆轲死皮赖脸劝来的。

他们好久没见,荆轲为了拉高渐离去热闹热闹让白鸽传的信纸一共有这——么厚。

厚得像格莱城小饭馆里面以良心出名的千层饼。

 

9

王城大比附近的旅馆通宵达旦灯火通明,德鲁伊们栖在树上或草丛里。两人赶到的时候已是开始的前夜。

在酒馆里落座的时候盔甲发出的声响被淹没在声潮中并没有被人注意,人们兴奋地聊着去年和前年的盛况,畅想着今年的胜利者是哪方豪杰。

他们将武器轻轻搁在桌上。

剑和长铗仍是锋锐的。


—未完不知道有没有续—

评论(3)
热度(12)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