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非知名气人博主
梦想是我的朋友们早日暴富
然后来包养我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我是一个人走完纪念馆的。一开始摸错了一个入口,找到了大门进去之后发现人比我以为的要多得多。
最前的广场上有很多的雕塑,第一个的名字是“家破人亡”;后面还有失去妻子的丈夫,带着老迈的母亲逃离的儿子,轰炸之下已经对战争麻木的儿童,扫射下慌忙跳江的平民……这一些都是南京大屠杀中千千万万个受难同胞的缩影,都能在纪念馆的史料陈列馆里面找到原型。
走完那条路发现有一个募捐箱,我只捐了身上一些零钱。那边好像是有个奶奶守着的,她看见我掏钱,从小隔间里头出来,问我“姑娘一个人啊”,然后给了我一支塑料做的黄菊。
那支黄菊我拿在手里一路,走完了史料陈列馆,期间手一直在抖,后来就干脆不怎么拍照片了。
陈列的第一部分是南京大屠杀相关的照片和文字资料,有一些历史教材上有,有一些以前在相关的书籍上看到过,有一些还是第一次见。人群拥挤,都只能匆匆忙忙地浏览,旁边陈列的物品也没有看全,只记得有碎骨子弹命令书一类,均是相关人员或亲属捐赠。一部分极端人士说南京大屠杀只是一个谎言,可是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是假的?
陈列馆的第二部分是当时伸出援手的外国友人,我在其中找到了我之前就知道的约翰.拉贝先生和明妮.魏特琳女士,还看到了很多之前并不知道或我看过已经忘记的,比如刷在楼顶上1350平的丹麦国旗,将日军罪行播报国际的记者们。
后面的万人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气氛很压抑,灯光也暗。在离入口不远的整齐排着黄或白的菊花,我拿的那支也摆在那了。再进去,中间有一块玻璃围住的巨大的沙土地,上边有零散的尸骸,有些不全;旁边有部分遇难者的照片,还有一些对于尸骨系非正常死亡的鉴定报告和死难者遗留的物品,印象最深的陈列物是标着小孩虎头帽上装饰物,小小的一堆,看不出本来颜色,只觉得非常难受。
万人坑后面是一个呈现死难者姓名的厅,里面灯光微弱,很黑。具名的有这么些,不具名的却永不具名了。那儿尽头有一长段话,很长,强调不要遗忘呼吁和平的,记不得了。出去看到的却是一个叫“和平”的雕塑,是女人托举着小小的孩子。

纪念馆百科下有一条14年写的评价说这些陈列会激发盲目的仇恨情绪,不知晓那个时候这雕塑有没有立起,但是现在,17年,所有人都能看见:那雕塑叫和平。
我想这是“不忘记”这件事最终的、也是最高的意义。
这话说来并不浪漫,但十分重要:
勿忘南京。

于2017年8月11日
离国内首部“慰安妇”题材纪录片电影《二十二》上映还有三天

p.s.图3魏特琳女士塑像后的小字是“魏特琳像抱窝的老母鸡带小鸡那样保护着她们。——约翰.拉贝”。最后一张图是“三个胜利”纪念馆里的,私人原因看得比较匆忙,“不自惜身命”一瞬间叫人鼻酸。纪念馆藏品也很多,顺序在和平广场之后,不赘述。

评论
热度(20)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