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我的目标是活着过完六月。

//缘更写手,谢谢你喜欢我。

【伞修】落雨

*是绵绵 @惜岁月绵长 的点梗“下雨两个少年同撑一把伞”,离题八万里。

*37伞修日快乐>3<

(1)

H市秋季的落雨意味着断崖式的降温和长期的潮湿。

忘了说,落雨是在H市的本地话里的“下雨”。

 

(2)

叶修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B市人,此生仅仅精通“抱吃”“套吃”“胸是炒鸡蛋”的连读和儿化音,每次听这异乡的方言都像是在听天书。而苏沐秋是他眼中天书派宗师级别的人物。

他知道晒被子叫“缩被头”,天气晴好的时候晒被子,晒被子的时间大约在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之间。先晒沐橙的,再晒他俩的。有时他们也把人晒一晒,尤其是冬天,在温和但不灼烈的阳光底下眯眯眼,阳光促进钙的生成。有的时候能睡着,把头发和被子都晒得暖烘烘的。

他知道“齐整”就是夸人长得端正好看。隔壁的奶奶这么夸苏沐秋的时候叶修并没有猜出来,后来问沐橙才知道的。叶修乐了一阵儿,感情把整齐倒过来就是夸人长得周正,却觉得拿这个词来形容他的哥们儿并没有什么不妥。“登样”似乎也是,但他没有搞清楚登样和漂亮之间的联系是什么。

他知道吵架是叫“相骂”。他的好哥儿们脾气挺好,从不和别人“挣相骂”。

 

(3)

叶修头一次看见嘉世网吧有踢馆的人过来的时候刚来不久,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就和陶轩一块坐在旁边看苏沐秋和他们开竞技场,听陶老板介绍网吧和网吧之间高手对决的规矩。苏沐秋拿神枪手账号一个一个扫过去,踢馆的从刚来时的那股得意劲逐一开始练习夹着尾巴做人,当中那个技术最好的输得很不服气,耍着无赖又切了几盘,均输。

叶修就颇不厚道地笑起来,暗暗冲苏沐秋比了个拇指。

那位输了好几把的面子上挂不住,坐在位置上把自己憋了个脸红脖子粗,对着秋木苏的装备又不好借口对方装备好之类的,憋了半晌摔了鼠标开始骂街,一路从陶轩的破网吧问候到苏沐秋的父母。越说越大声,越说越难听。

动静闹得很是不小,叶修知道苏沐秋生气了,他把荣耀的账号卡收起来的时候手是在抖的,平日总是带点笑的嘴角也抿起来了。

 

他面无表情。

 

叶修去抓苏沐秋的手腕,听到他低低地说:“回家吧。”

陶轩已经把那个人从座位上拽起来然后搡了一把,那人跌了一个趔趄,正好拦在苏叶二人前面。叶修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对他说:“滚。”

 

这句方言不用别人科普叶修也知道,这种人叫做“瘪三”。

 

(4)

和这种瘪三比起来……

不,根本不用和这种瘪三比。

 

叶修由衷地觉得,苏沐秋是棵静静扎根静静生长的树。他自己人生统共的十几年都丰衣足食,事事无忧,是从苏沐秋这里看见了生活也是艰难的,但这种艰难是不足以令人畏惧的。

艰难至多是一座山,他们是攀登者,是征服者。

 

(5)

别的旧事。

“荣耀”里的嘉王朝里头曾经有个初初入会的新人,什么也不知道,脾气倒挺莽撞,对着当时为了研究一个低级副本打法迟迟没有去升级的秋木苏指手画脚——这是个不太了解嘉王朝人员构成的愣头青,又因为账号满级自鸣得意,对着装备破破烂烂被他认成菜鸟的神枪手吹嘘从今以后罩他……叶修觉得这事儿挺好笑,屏幕那边的“气冲云水”只是觉得这豪言壮语有些不忍直视。沐橙看见叶修笑得这么开怀,过来看热闹,也是笑。

苏沐秋也没生气,倒腾该倒腾的。等到该新人混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被苏叶二人带过好几次,也跟着他们打过几次BOSS,这才懵懵懂懂地在语音频道里对秋木苏说:“兄弟,没想到你结棍啊!”

结棍是厉害,叶修拍着苏沐秋的肩膀重复那句话,方言说得半生不熟,皮得挺开心。

 

正好在队伍里的陶轩循循善诱地问这个兄弟是怎么想到要加这个公会的,那新人就回答在荣耀的论坛里看到这里有几个厉害的大神,又说:“哎,等我切出去找那个帖子再看一下……那些大神呀,一叶之秋,气冲云水……秋木苏,嗯,秋木苏……”他又认认真真地对比了屏幕上那个被他认成菜鸟的神枪手的ID,自己忍不住先笑了出来。

 

(6)

把场子还给第一个词“落雨”。

两人给沐橙开家长会那天正赶上深秋的一场雨。苏沐秋撑着银行送的蓝色折叠伞,叶修揽着他的肩膀一起走到学校去。

H市落起雨来是湿冷冷的,两人隔着衣服感受到彼此的体温。

 

秋天,冬天,春天,夏天,此后无数个季节,无数场落雨。

雨落好了,就是晴天。

 

-完-

2018/3/7

写得很匆忙,垃圾手速。

季节是“秋”是因为这篇的开头写在秋天。

爱里们!

评论(3)
热度(21)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