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荆高】HB to 受星喵酱 定律

2014.12.28 HB to 喵酱

#论逼疯自己的正♂确方式#

文风是什么可以吃吗?逻辑君已和剧情君顺利私奔。

荆高,吃吗?

 

 

理科生似乎从来都是理性多于感性,也从来没有内分泌失调掉个个儿的一天,只是小心翼翼地找到某个点,共同在上面施加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恒力使它得以维持住平衡。明明这僵局只需一步就能打破,却偏偏止于需要不那么理智些的、且最为重要的这一步。

荆轲?荆轲表示他力学学得跟鬼一样,暂时什么都不想说。

 

 

#“如果假设水平地面足够光滑,那么如果在过程中不向它施加任何力的作用,那么物体可以保持原来的运动状态,静止或是仍做匀速直线运动。又称惯性定律。”

 

疑点或许在于那一带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孩子基本都算相熟,更别提向这群人打听一下荆轲这个名字会收到的评价,发现这个名字大名鼎鼎,被问的家伙俨然都是这厮的拥趸。

另一个疑点便是提完荆轲都要提起另一个叫做高渐离的名字,语气介于称呼团队中二号人物与压寨夫人之间。似乎也不是像狗头军师那种类型的人才。粗略推断,大概只是单纯的、略逊于对于荆轲的盲目崇拜吧。

 

从小玩到大的概念只是从小学之前和泥巴到高中互相抄作业。同一个小区里面有人搬走也有人迁入,具体是不是真有人曾和他们一块长大估计连自己也记不得太清楚。就算有还记得的,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守口如瓶的那种人。

 

不妨就像从冗长的物理题目里整理出各条有效信息那样耐心地梳理手头已知的些许蛛丝马迹,然后抽丝剥茧,套用一切可运用的公式与定律,得出某些可求的故事。

 

真正的开头似乎要从一段圆满的抛物线说起,直译一下,就是冬天啊下雪啊荆轲和一群熊孩子——准确来说是领导一帮熊孩子丢雪团,比谁跑得快丢得远……翻译成人话就是打雪仗。

俨然是领袖的荆轲自然是靠着至少比战五渣强悍的战斗力成为熊孩子领袖,准头之类自然也比寻常的熊孩子好上不少,唯一一次手滑也只是误伤了提着书回来仅在六七米开外的一位……而已。

那一位就是高渐离,小朋友。而幸运的正是对方只是好脾气地自己拍了拍雪球受重力下落后肩上沾到的随学,如果不是荆轲追上去道歉,这位兴许不追究到已经走远的程度。

后来他们成了一起愉快玩耍的小伙伴。

 

可能是合得来,也可能看似老成的孩子其实尚未泯灭天性。毕竟孩子之间的友情向来难懂。

说它廉价也是确实,但偏生是买不来的;说它昂贵但它只是几粒糖果、随口的玩笑、相互义薄云天式却从来没有机会实现的表示,一道在哪块土里插下几根家里偷来的筷子就算划了地盘占山为王落草为寇,可惜唯几的好处之一大概只是巷口捏糖人的阿伯看在他们一向是团购的份上总是便宜一些。

 

至于和解与勾搭的过程,不好意思,借了公式掐指一算也掐不大出。

 

假如把漫长的时光喻作飞驰的列车,那日两个上不上少年的孩子并肩踏上他们的旅途,然后尽职尽责的列车司机一脚踩下油门,向前运动的力和加速度同时出现。列车于是以它庞大的质量获得的可观的惯性呼啸而去。

致那些青春里的喧嚣与奔跑。

 

 

#还是那句话,惯性是个好物。

 

这群打小相熟的家伙没落下几个,算是争气,成绩上和武力值上都以荆轲马首是瞻,当时风靡一时的“秦时ONLINE”上线时,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组队跑去玩,还创了个不算平庸的帮派,估摸着也能用风生水起来形容。荆轲是帮主,唯一一个副帮主就是高渐离,一直玩到高考前几个月。这是题外话,就不多提。

到了高考,这群人维持着争气的惯性。荆轲窥着高渐离那张纸填了志愿,如愿以偿地考得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甚而误打误撞分在同一寝室。其他人优先考虑填报的也是那所大学,要不就是退而求其次填上同个城市,誓当荆大哥高大嫂整个学生生涯里头甩不掉的小尾巴。

 

到大二仍然个个争气,终身大事纷纷有着有落,至少是看上去有着有落,只剩下荆轲和高渐离从领袖角色和二号人物沦落为单身狗,也刺激不到,但又有追求者众。

 

所以说摩擦力是个讨人厌的玩意儿,正差着临门一脚的时候好死不死停在关口。只可惜地面不够光滑,又缺乏一点打破僵局的勇气,或者是……一次契机。

 

“单纯没喜欢的?丫欠抽呢。”

两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分别有羽毛和有黄毛的先生表示“俩选择,要不给他们各找个喜欢的,要不就像他们一样自产自销算了——不然看着碍眼”之后,就发生了一些顺理成章的事情。

比如一个派对,所有人都有伴,除了那两条单身狗。

 

然后两条单身狗被有意灌酒,有意设计,有意圈套,有意无意秀恩爱。

圈套口味尤以真心话大冒险为主;辅以偷换自制牌中抽出“逃过一劫”混入大尺♂度内容食用更佳。

 

吃喝得差不多了在众人的起哄下荆轲还是秉持了作为老大的矜持答应玩最后一把。不过抽到的那道真心话意外清纯,题目是——“有过暗恋的人吗?”

荆轲把目光往四周扫了一圈,没有多注意任何一处的期待,又重新看向面前喝了一半的酒杯,答:“有过。”

毫不意外地一片起哄的声音。最终推举某人问出问题。此人总体与荆轲相熟,不负众望,笑嘻嘻地追问一句:“老大没追到么?”

荆轲没好声气地白他一眼,答:“没开始追呢。”

又一片起哄声里杂乱的问句逐渐汇聚,并且呼声越来越大,喊的是:“到底暗恋了谁啊!”

荆轲摊手表示:“秘密。”然后愿赌服输,任由他们灌酒了。

 

毫不意外会被灌醉。

本来还有个计划叫酒后套真言的,不过当事人睡得死沉跟什么似的,只得作罢。期间高渐离表示他似乎知道,等视线聚集到他身上又摊手表示——不想说。

然后这一顿也就散了。

 

荆轲由没沾酒的高渐离负责送回学校,反正他们同寝室。

刚刚走出门,本来伏在高渐离肩头上的荆轲抬了抬头,自顾自笑着,问:“你真知道?”

“知道啊。”高渐离停在车门前,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车钥匙,漫不经心地答,“但是你知不知道,牛顿第三定律用初中科学的知识来解释,就是‘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现在我有些喜欢这个定律了。”

 

End.

 

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生贺难得有这样赶得上的!!元旦估计荆高还会有福利吧……然后一月停更噜我要准备考试了。

最后!基友儿喵酱生日快乐!!!谢谢一路陪伴和见证成长!!

来年一起继续战荆高!

另外,物理定律撸生贺真的不是用生命在报社!!我是认真哒┑( ̄Д ̄)┍


评论
热度(2)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