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生贺][荆高]在昼犹昏

生贺to桃华。

※荆高/老梗新写/私设多/略微黄暴/OOC/慎入。

半道里突然出现的一只手将他截住,道不算窄,高渐离脚步一顿,想要绕过。那只手的主人有些不识好歹,跟着挪来。

被缠上的感觉,还是叫人不舒服的那种缠法。

高渐离抬头望了望鬼都的天空,将暗不暗永远分不清白昼和黑夜,和这种缠法一样不讨喜。他已经赶路三个时辰,如果不是这档子事应该已经在不远处的客栈里歇脚。

 

而眼下这档子事——

如果是不满二十岁的他,大概会抽出藏了很久的剑告诉那个不长眼的东西比如什么人碰不得的人生哲理;如果是不满三十岁的他,大概会选择再退一步远远绕开,年岁总会抹去一些什么……不过同时也会赠与,事情没那么简单,比如旁边还有个缠法并没让他感觉不适的家伙,会用他的拳头告诉那个不长眼的东西比如什么人碰不得的人生哲理;哦,如果是不满四十岁的他,大概是不会再碰到这样的事,咸阳宫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进去的。

而且他记得很清楚,他没有“不满五十岁”的可能性。

而后是仿若前半生的流离,所以不想忘记的事情他一向记得很清楚。

这是鬼都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

 

眼下?眼下……

一下子说不清想实现哪个选项,他懒懒地抬眼,浮光掠影地瞟过对方的脸,突然改了主意。只是电光火石的这个瞬间,他一个也不想选。

他喃喃说:“大哥。”

 

鬼都本来是个常理之外的地方,充斥着怨气和寒冷,所有无去处却不愿轮回的魂魄在这里徘徊,更添怨气和寒冷。阎君用废的朱笔扔了一批又一批,便是这个空间的由来。

在这个没甚消遣又森冷的鬼地方,大部分鬼还是愿意做一些能让自己温暖的事情的。

所以请不要在长着熟悉脸的同类擦肩时过分诧异,那毕竟是种寻找猎物的……方式。

 

对面模糊的影子遂愿,探身过来细细端详他的长相连同身段。微不可察地舔了舔唇角,几乎可以无责任猜测假如能走得更近些,大概能看见一个满意的表情。

那些能够温暖起来的事情,毕竟要的是一个你情我愿。

当然,能有一个好相貌自然更好不过。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他挑了挑灯花,又觉得没趣的样子,示意对方该吹熄了。算是略有些露骨的暗示,没有温度的气息拂在那张熟悉面皮的耳根。对方从善如流,却在灯烛熄灭那一刻定住,再也动不了一丝一毫。

匕首亮出来的时候那鬼的喉咙里隐约有咯咯的声响,这并不重要,他只需要沿轮廓仔细割下那张还带着与那人肖似的带笑的面皮。

换谁的面孔来面对他都行,只有那个人的脸不可以。

大概因为他从未奢望那张面孔真正的主人会在这里。

 

他不想忘,但应该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没有来世。

 

便又换一处地方歇脚。

依然是看见相似脸孔便有的擦肩时一句大哥,昏暗处回首只看见那身影一僵,不过回复依旧是缄默地点头。

也许是也在他身上看到了哪位故人的影子。

那些做了会让人温暖的事情总是你情我愿,不管得到的是否真实,就像鬼都这个地方永远分不清白昼与黑夜。

 

灯烛熄灭烟雾腾起的一刻对方却没有定住,反而尚有余力抱住昏沉的他。

那个咒术确实只能缚住一些心怀鬼胎的同仁们。

以他们自己的心魔作押。

制不住对方,他此次被反噬又何尝不是自吞苦果。

只是一句带着熟悉笑意的耳语:“你还欠我好几个笑话,打算拿什么来抵?”

 

窗外听得风吹雨,层云漫过千山。

有谁相守,一番确是在昼犹昏。

End.

【私设是年龄嗯。这是个黄暴的段子。】 

评论(7)
热度(13)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