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生贺to花花][荆高][短]见信如晤

 给@-苏绘自绣花新雨- 的2.26无节操生贺【你

[生贺to花花]见信如晤

※无逻辑短文想哪儿写哪儿/今天突然上线的少女心/OOC/神展开/隐HE?

※本来想的是傻白甜结果……手生。

※到底在写什么。

给一个会写文的基友写生贺就是这么烦【。】而且我居然憋出来了【。】花花生日快乐。

 

听说所有东西要记至少七次才能落得一个永世不忘。入眼无数次的当然可以,但绝对不包括那些长到神烦的英语单词,大概可以带着那句“见信如晤”一起玩。

 

荆轲有时候还能想起那些被浮尘和阳光串联起来的午后和一个很久没联系的家伙。费尽心机地认真想过之后得出的唯一结论仍然是鬼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展开了正要落笔的信笺上仍然只有一句孤零零的见信如晤。

这是很久之前他收到过的信的开头。最糟糕的是,他现在才想起一直都忘了回信。

 

写什么好呢?

他的黑历史是对着高渐离摆弄说书那一套,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高渐离啪地把手上的课本合上了,说:“PK没赢?竞技场门牌?”

房间号。

高渐离利落地联合荆轲把对手揍翻了。

隔着信纸还能想起那天的好天气……荆轲灌了一大口的碳酸饮料,温室气体从他的鼻腔不着痕迹地溜走。

 

好像经常收到来自身边的闪光弹们的吐槽,大意是带坏了谁谁谁不就要负责到底么。

大概也是。

 

在没熟之前如果上课要打个盹他交代“要是老师注意到我……”高渐离还会很老实地、不动声色地推醒他;后来的神展开就是他他交代“要是老师注意到我……”,高渐离老实地、不动声色地答:“我会让老师不要吵醒你的。”

语气和不久之前他答那些闪光弹们时殊无二致。

 

很久之前他对着信上的“见信如晤”出神,一句句嘴炮在心里翻滚沸腾,却没有一句能麻利地说出来。

 

透过单薄的字眼好像听见不久之后传来敲门声,有人由简单的情绪化为实体,走过漫长却恰到好处的时光,穿着那件让很多女生尖叫的白衬衫从记忆里站起。

如果你相信这是真实的,那么重逢就是真实的。

 

——好久不见。


评论
热度(7)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