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荆高】山山复水水重山

摸个鱼。

古代/架空。觉得自己更喜欢这样的背景。题目的断句是山山复水/水重山。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HB to东方。

 

00

高渐离曾经和荆轲设想过,假使从极高极远的地方俯瞰所有的山川河流会看到什么。

是天下。

 

 

01

荆轲不确定自己的身世,不确认自己如今在江湖上能排哪个位次,不确定今天能不能顺利偷到师父藏好的酒。

他唯一能确定的是,他有一个高冷的师弟。

这件事师门上上下下都能作证。

 

02

师弟的站姿比门口那棵青柏还要直。

这是荆轲唯一不满意的地方。

因为他自己总是站得歪歪扭扭得像后门那棵没长好的山茶。

 

03

多出一个师弟这事儿便是让山茶没长好的那个春天。

早春,突然有人拜在正门口那棵挺拔的青柏之下,——愿从而师之。

师父明明就嘚瑟得很,面上却一派端庄,严肃而不失慈祥地问:“为什么要投我门?”

因为近。

因为土。

因为山下那个暗恋……不不不……明恋你的痴汉大娘。

收徒技术哪家强。

装逼大手不翻墙。

无数个答案在荆轲内心翻涌。翻涌。风起云涌。

新来的答:“想知道这江湖这天下。”

师父捋着胡子但笑不语。

荆轲默默在心里想,这种时候不吐槽也太不上道。不说话一定是因为,师父也不知道。

 

04

前面说过,师弟是个高冷的人。

他还会弹琴。

不用试图理顺里面存在的逻辑关系,因为不管是高冷了才会弹琴还是弹琴显得更高冷都狗屁不通。

只是不管是会弹琴还是太高冷,恃才傲物总是会被人排挤。

后门那棵山茶树就是这么被揍歪的。

 

05

一个人站得太高太远的时候。别人总是忍不住把他扯下来。

 

06

这个时候师父还算厚道。他让高渐离管那把开藏书阁的钥匙。

钥匙太重要,至少小兔崽子们知道分寸,总会下手轻点,顾忌着不能把人身上的钥匙搞丢的时候,气势总会弱三分。

在这个高冷的师弟面前再弱三分气势。

荆轲觉得画面太美不敢想。

 

07

为了不要有那个太美的画面后来荆轲就带着高渐离一起玩了。

小兔崽子们晓得打不过他,再没来招惹。

后来荆轲自由出入传说中是禁地的藏书阁,第几个架子第几行是哪门的哪种心法都背得滚瓜烂熟。

江湖么。

总有一天他要和他的师弟一起闯一闯。

 

08

师弟学的那套剑法忒凉。

荆轲不由自主地想象。

凉了手,然后用拔凉的手握住拔凉的剑,戳别人的心窝子戳了个拔凉。

透心凉,心飞扬。

 

09

夏天祛暑正好。

冬天光靠他暖着也不行。

 

10

偷酒。

 

11

烈酒是个好东西。

手这不就暖起来了么嘿嘿嘿。

 

12

对着又大又圆的月亮当然不缺好心思。

良辰美景。

辜负不得。

 

13

不过那个拔凉拔凉的剑法确实强。

高冷的师弟后来是除了师父外唯一可以和他比上一比的家伙。

流言四起。

哦哟要威胁到荆轲的地位了,他可还拿着藏书阁的钥匙啊,诸如此类。

 

14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话真没错。

 

15

可是他们向往的,是这天下。

 

16

高渐离只拿了他投入师门时唯一一架琴离开。走得一声不吭。

师门只是少了谈资。

荆轲只是觉得江湖也并没想象中那么好吧。

青柏依然笔挺。

山茶么,山茶还是那副鬼样子。

 

17

最后还是荆轲继承了师门。

然后他就去江湖,江湖加了特技。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18

他再没有那种喝得醉醺醺的,将坛子对那又大又圆的月亮一抛的时候。

 

19

“可我不再是少年啦。”

 

20

年少的桀骜,什么都褪去了。

他最终知道了江湖是什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然后还是向往他的天下。

 

21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正门那棵青柏,今已亭亭如盖矣。

 

22

荆轲把歪歪扭扭的山茶搬到了笔挺的青柏旁边。

 

23

其实江湖也就那么大。

走过山山水水山山,总会走到那个极高极远的地方试图拥抱他们的天下。

 

24

尽情地嘲笑年少那个自己的狂妄。

 

25

“荆轲。”

语气沉痛。

“你的品位还是那么糟。”

 

End.


评论(17)
热度(8)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