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原创】 弑心者 [生贺TO亮]

呜呜呜哇哇哇设定好棒!抱住亲爱的!!舔舔!!

我是阿蕤:

居然记错了自家CP的生日,该抽,亮亮来吧qwq @良辰既饮 

幸好赶上了。

嘛,亲爱的十六岁了,感觉离梦想的遥远又近了一步,是不是?煽情的话说过一大堆了,还是那句,以后的路一起走。


“此处应当保持静默。此处有阿维利翁。”

 

一个空了的罐头骨碌碌滚到我脚边,我抬腿踢开它。向晚的日光懒散且不具攻击性,折射在街角陈旧的彩绘玻璃上显得愈发令人生厌。

口袋中的芯片恰到好处地滴滴响起来。“提示,能量波动不足。”

我恶狠狠地掐着口袋,贯穿我脑海的机械声终于暂时停歇。

至少可以在回住所的路上消停一会儿。

我合上百叶窗以阻挡那些半死不活的阳光。窗页上的灰尘扑簌簌地掉落在空气中,引起一阵呛咳。我闭了气,将头探出窗外才敢深吸一口气。

腐臭的垃圾气味和初放的蓓蕾香气达到了一种奇妙的融合;我心中涌过一阵用不着微笑的舒畅。芯片像捕着了苍蝇的猪笼草一般发出一声愉悦的吞咽,咽下我只来得及享受一秒的情绪。

 

我是在第三个路口遇见那个年轻人的。一双长腿在过宽的裤筒里晃荡着,脊背弯曲成一个脆弱的弧度,介于青年的宽厚和少年的单薄之间;金发在惨白的路灯映照下仍然生机勃勃,低垂着眼睛在路面上寻找着什么。

他不是这里的人,我立即可以断定;尽管他穿的是再普通不过的咔叽色制服。

这里的人,不应该有如此鲜明的色彩。

这才是真正的色彩,他们所需要的。我下意识舔了舔干裂的唇角,还没问出口,他便抬起了头,天蓝色的瞳眸折射出琉璃瓦般的光泽。我突然很想知道,它们触摸起来是否也那样冷冽。

他似乎很费力地抬起一只胳膊,“嘿!…你见过这个吗?”我方才看清他攥在手心里一个银光闪闪的小玩意儿,便明白了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另一种更为刺目的色彩跃入我眼帘。鲜红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淌。

得,看来今天这一杯是喝不成了。

 

“E90528.”我念出他后颈刺青上去的编号。新植入的芯片在光洁的脖颈上留下一块红色的丑陋瘢痕。他半侧着身,面朝着窗外郁沉的天幕,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串字母与数字现在就代表他自己。

可怜的家伙,多半还没回过神来。我拍拍他的肩膀,预备看见一张因为失血和恍惚而苍白的脸。令我惊讶的是,在我手指触到肩膀布料的一瞬间,他猛地直起了腰,然后因为动作过大牵动伤口而呲牙咧嘴。

“告诉我规则。”他说。

有趣小鬼。我慢慢咧开嘴角。“规则?你还真是天真。”他攥紧了衣服粗糙布料的一角。“唯一的规则就是活下去。”这个该死的没有情感的时代,而我们只是激素供给者。“Well,welcome to your NEW LIFE.”我故意将最后两个字音咬得极重。他口袋中的芯片闪烁着红光,好似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看来他并不如表现得那样冷静。

不错的新供体。

                                                                                        ——TBC——

评论(4)
热度(5)
  1. 既饮CR君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哇哇哇设定好棒!抱住亲爱的!!舔舔!!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