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伞修】温暖三十题(修改补全)

给小派的生日礼物,偏好吐冷槽和开黄腔,尤其是只有自己懂的那种。很多都是一年前的东西所以黑历史风味比较浓厚,谨慎戳入。

 

【伞修】温暖三十题

-修改、整理、补写。

 

题零一  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叶修一开始着实被店外头号称“可乐不限量续杯”的广告之慷慨震慑了,然后特别开心地把苏沐秋拉了过去讨论千机伞的方案,顺便是等沐橙放学。

霸占一个两人座赖一个下午诚然没什么过分的,真的不限量续杯也无可厚非,然而为什么明明不限量续杯两个人还是只点了一杯可乐。窄小的瓶口两根吸管挤挤挨挨。

他们提及的名词中年轻的老板只听得懂一些,此外从双人桌上堆开的稿纸和潦草构图中,少年的交谈和偶尔迸发的光彩大致可以推断那应该关乎那个新的游戏,“荣耀”;和他们的梦想。

除了感谢那个更精神些的少年在黑眼圈很重的同伴背后贴了一张禁烟标志以外,老板还想知道为什么他的手中多了火把和汽油。

(Wait!真爱不烧!)

 

题零二  睡着的猫和他

苏沐橙这两天晚上起来去厕所老是隐隐约约看见电脑屏幕还亮着,那个点儿楼下的野猫都已经不叫了。她的手搁在门把手上最后还是没去打扰,去把做到一半的梦做完。

梦里头三个人已经不愁吃穿,她安心地上学,哥哥们打游戏也可以凭自己的喜欢。

第二天早上起来上学的时候电脑屏幕还亮着,早餐冒着热气放在桌子上。屏幕上是稀有材料储量颇为可观的仓库,正对着屏幕的两个脑袋凑在一起——哥哥和叶修已经睡着了。

苏沐橙蹑手蹑脚地关上门,那天写关于亲人的作文。

她想起了哥哥们的睡姿,认认真真地写道,那太像是阳光下吃饱了摊着肚皮酣睡的猫。

 

题零三  迟到五分钟

(私心私设,幸存梗不喜慎)

昨晚突发的野图BOSS又一次大大拖延了去睡的时间,然而最虐不过是不开空调H市的夏天。叶修还四仰八叉地睡着,苏沐秋死死盯着墙上的钟挣扎在“再睡五分钟”的生死一线。

捱到沐橙平时上学钟点的半个小时前终于撑不住了,下床的时候释放最大恶念移开吱嘎作响的风扇用热气糊了叶修一脸,又在不会产生有效伤害和出血状态的最短时间内移回去。

他在走过那个走了无数次的路口时,并不知道五分钟一辆闯了红灯的车曾经从同一位置呼啸而过。

就像从前和之后千千万万个日子,他回到家打开门,把早餐放到桌上,继续和被强行摇醒的叶修开始新一天的荣耀。

 

题零四  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有段时间叶修的头发有点长了,是冬天,没什么剪的必要,索性蓄了刘海。然后苏沐秋领悟到了新玩法,“伞哥的嘲讽”技能get,每次掀起叶修的刘海,刘海那一部分用手给他单扎个小辫儿,接着哈哈大笑。

叶修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后来只要苏沐秋的手伸到他的脸附近立刻躲。

很久的以后,刚刚一个掉落有需求材料的BOSS抢到手,两人捡完掉落物品,苏沐秋大爆手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近身,又一次撩起叶修的刘海。

那个轻吻并不足以掀起他的头盖骨。只是在低温里,略略感受到不属于冬天的温暖气息。

 

题零五  床单要蓝色的还是绿色的

在副本、JJC、野图BOSS中间也是难为他们还记得找不到可换的床单,该买了这件事。

荣耀第一桶金攥在手里固然愉快,但是……一个选择恐惧症面对着超市里琳琅满目的货架,再多钱也无法抚平心灵的创伤。

“没有带沐橙出来,也真是失策啊。”叶修闲闲吐槽。

“沐橙今天出去了又不在。而且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蓝色的,还是绿色的?”苏沐秋一枪命中红心。

点完小公鸡可以回家打荣耀的感觉真好。

当然了,如果要发展成黄段子,请记住一句话,不管床单是蓝的还是绿的,反正,它都是要皱的。

 

题零六  领带歪了

2V2的线下赛。没什么强有力的对手,苏沐秋和叶修的组合无疑夺冠。

领奖(金)那天两人穿得人模狗样,去的路上都在互喷“衣冠禽兽”“斯文败类”中度过。明明两人一样出彩,不知怎么叶修觉得上场之后大家的视线都若有似无地粘在自己身上。

并不是畏惧这种场面,只是每一个嘲讽的好机会他都不会错过。

他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苏沐秋,笑道:“怎么样,都在看我呢,大家是被哥帅哭了吧,服不服?”

苏沐秋微笑,把消极怠工的装饰物扯到它该有的地方:“没什么,你的领带歪了。”

 

题零七  “我忘了拿浴巾”

(为了满足恶趣味的OOC)

夏天。洗手间里面是叶修在洗澡,外面是苏沐秋在翻电竞杂志,早早洗好的苏沐橙已经早早地上床睡觉。

免不了被催几声“快点”的第二顺位叶修终于不负众望地关了莲蓬头,突然又发现了一个悲惨的事实,于是用并不响的声音召唤唯一能用的劳动力:“忘了拿浴巾,给哥送块进来赶紧的,你不是急着要洗澡嘛。”

这次是反方向催债似的叫魂。

几分钟后叶修看见了被拉开一条缝的门外,小心翼翼地伸进来一只挂着浴巾的手。透过门缝能看见少年偏过去的侧脸和红红的耳朵尖。

 

题零八  早安吻

对于发起床气的时候被偷袭的小动作,叶修深沉脸表示他不接受。

 

题零九  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叶修扯着叶秋行李出走的时候只拿出了叶秋的手机放在对方枕边,顺手把那个手机的号码背了下来——十一位的数字就算再难记,也比不过游戏里那些快捷键。

不过没有本质区别,反正都不难记。

他出去之后第一次拨通那个电话是第一年除夕的下午,穿越了大半个城市去的公用电话亭。

电话被接起的一瞬他还没开口,那头就响起和他一模一样的声音,是叶秋,他问:“叶修?”

叶修“嗯”了一声。

“混账哥哥你还不回家!”

“我在这边过得挺好的,最近新游戏出来了我和搭档又有赚钱。至少等我有个名堂再回来,你也别老想着离家出走,老爷子一定防你防得紧。啊,挂了,新年快乐。”

叶秋把鼠标的位置移了移去点荣耀里的榜单,下面有不少都是有“秋木苏”和“一叶之秋”两个名字的队伍,有的是首杀有的是记录。他最后揉了揉鼻子,嘟囔了一句“混账哥哥”。

等在外面的苏沐秋揶揄一声:“电话号码背得挺熟。”

叶修瞥了他一眼接过几包年货,说:“你有手机的话我也会背得很熟。”

因为是家。都是亲爱的人。

 

题一十  不得已的大扫除

大扫除日期是苏沐橙去补习的一天。毕竟两个不靠谱但自觉担负责任的家伙坚信这种集技术活和体力活于一体的事务他们能搞定,不需要妹妹费心插手。

事实上场景简直美得不能看——

“苏沐秋你把我账号卡扔哪儿了!”

“嘁不是你自己夹在官方那本笔记本里了?”

“我们家碗明明没那么少啊!”

“不是被你吃了吗?”

然后是反应过来最后大惊失色的苏沐秋——

“叶修你给我放下那些碗!”

事实证明反应过激。为数不多的碗们一个个都还好好的从叶修的魔爪下面坚强勇敢地活下来了。

叶修幽幽地回忆道:“你知道我有个弟弟的吧,我俩是双胞胎。小时候叶秋帮我顶锅,我就得帮他刷碗,刷得不好会被发现。”

熟练度满级。

“可是你怎么解释本来还是满的现在已经活活用掉半瓶的洗洁精。”

 

题十一  “猜猜我是谁?”

苏沐秋和苏沐橙的手区别并不大,尤其在苏沐秋刻意避开暴露手上几处薄茧的时候。

这一点的叶修的经验来源于总被捉弄的“猜猜我是谁”里。毕竟可能捂住他眼睛的人同时在提问,也有可能是兄妹俩默契的假动作,情况扑朔迷离只能说猜中的可能性总是……在逆向思维和逆向的逆向的无限循环里越走越远,更别提苏沐秋偶尔嘲讽干扰。

叶修于是召唤牵来叶秋弟弟,与此同时嘲讽脸一收,挺胸收腹,往苏沐秋面前一站。

苏沐秋思索片刻,捕捉到其中一道熟悉的带揶揄的视线,毫不犹豫地朝那个方向一指。

另一个是叶秋无误,苏沐秋看到了那张脸上未加掩饰的错愕表情,苏沐秋笑笑,顺手揉乱恢复懒洋洋状态的叶修的头发:“这都认不出来的话,马上要到的七夕还怎么过。”

 

题十二  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深秋的晚上,很冷了。从线下赛的场馆里走出来,外面的路灯已经都亮起来。

叶修远远地落在后面,还是咳嗽得厉害,有苏沐秋在前面停下脚步等,他只能不情不愿地跟上,盯着脚下两人的影子逐渐接近,停在半米的距离。他觉得搁在口袋里的手还在颤抖。

刚刚的比赛他尽力了,可是,“还是输了啊。”他低低地叹口气。

地上的另一个影子走近两步,替他的影子扯好围巾。

“没吃药果然感觉自己萌萌哒是吧,等你病好了咱们妥妥地赢回来。”

“……”

继续一起走,朝家的方向。苏沐秋有意落下几步,挡了挡从身侧吹来的寒风。

途中需要走过一段没有灯光的路,两个人在黑暗里沉默前行。走到灯光下的时候,两条影子互相交叠,宛如正侧身亲吻。

 

题十三  十指相扣

早期的荣耀官方曾经组织过线下聚会,有游戏和真人表演。

游戏正到全员真心话大冒险。

考虑到昨晚被睡相不佳的苏沐秋半夜踹下床仍在单方面冷战中以及工作人员亲切友好的提醒“坐在一起的玩家同时受到惩罚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叶修坐在了苏沐秋对面。

第一回合苏沐秋抽的是大冒险,朝他晃了晃牌面。

要求是与正对面的玩家十指相扣至下一回合。

苏沐秋和那个漂亮妹子交流了一下,成功换到旁边,牵住他的手。

而游戏结束后工作人员表示,那两位玩家本来只需要十指相扣一回合,却持续了整场游戏,才不是他们故意的,呢。

 

题十四  二重奏

(沐橙微腐设定)

活动之前苏沐秋被叶修按着硬是学完了野蜂飞舞,活动中确实有用,表演了一次二重奏。

他从不知道二重奏的磨合会这样简单。

尽管对台下姑娘们的耳朵是种折磨,但是善于发现的手控们……嗯,不可说不可说。

他们更不能知道的是,论坛里那个把照片放上去、高楼盖起来的马甲皮下,是他们亲爱的沐橙妹妹。

(衍生论坛体《野蜂飞舞与生死时速》)

 

题十五  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梦里的是血、苍白的脸庞、逐渐没了波动的心电图。死亡告知将少年永远定格在十八岁。叶修惊醒的时候发觉自己鼻子酸得厉害。

一双手覆上眼睛,他在黑暗里感到茫然,却听见苏沐秋在耳边用一贯语气说:“我在。”

 

题十六  小地震时的紧紧相拥

……问题是,H市不在地震带上☆【滚

 

题十七  亲手剪发

发型被一脸无辜的叶修剪残之后,苏沐秋学会了如何给自己理发。

 

题十八  我回来了

(坑爹文风预警)

不到南山公墓,是还有一个地方可去的。

 

那天隔着雨水纵横的公交车窗望出去,看得见雨丝飘摇。

下了车,叶修叼上一根烟,撑起伞,朝那个熟悉的方向走。没走几步,又突然想起什么,摸索出钱包——里面有几枚孤伶伶的硬币和正在微笑的少年的照片。

几滴雨飘进来,落在少年年轻的脸庞上,被他用指腹擦拭干净,又收进口袋,继续往前走。

十多年了,看着两边的街巷都是久违造成的似是而非感,只有少年定格在照片里,不曾老去;而这个地方,太久没有再次踏足。

最初的地方。

那时他们常常为兼职四处鸡飞狗跳地奔走,每次推开沐橙留着的门,都是苏沐秋吆喝一声:“我回来了。”永远伴有微笑,比夕阳耀眼;或是照彻暗沉天色之下的家。

他曾经在后来借用这四个字宣告自己的回归。

就这样在似是而非里一路走到门口。叶修取出钥匙开锁,又回忆了片刻那时每天都有的微笑;推门进去,尝试模仿。

“我回……”短句被错愕打断,还没来得及点上的烟掉在地上。光线照进屋里,狭小的空间里却并不存在但本应该有的尘埃。直到光线照到谁单薄但是挺直的脊背,那个清秀的背影转过来。微笑的青年站在光里:“我回来了。”

 

题十九  偶尔蹦出的粗口

“妈蛋啊……”

“苏沐秋你能不能有点创意啊妈蛋!”

 

题二十  只有一间单人房

“我们有特殊的共睡一张床的技巧。”

到隔壁市比赛过夜的时候早上遭遇来刺探敌情的对手开门时叶修是这样黑着眼圈解释的。

——解释为什么两个人都有半边身体睡在地上。

 

题二一  站在原地等待

“没存在过谁等谁,每一次新副本多坑爹都是我们一起进一起出的。”叶修收了收笑容里的嘲讽,“我倒是想赖那儿不走就专等他了,可我要带着他的梦想——我们的梦想走下去。还不如相信他是在终点等着我。”

 

题二二  视频通话中熟悉的笑容

“嘿英雄,比赛回来打算吃点什么?”

“随便吃点什么啊,银武要的材料打完没?给你带了几个鼠标垫。”叶修又亮了亮手里的U盘,“比赛的录像都给你录下来了。”

苏沐秋那边的摄像头一片晃动,晃过键盘和鼠标,最后扫到了一只碗,莹白色。

叶修心头冉冉升起某种不详的预感。

镜头下赫然是一碗看上去色香味俱全的扬州炒饭。

摄像头再是一片晃动,那边果然是苏沐秋式的一脸笑容,和每次他说“材料又不够了”的时候如出一辙。

所以谁说异地视频通话是秀恩爱来着。

出来,好好谈谈。

 

题二三  Yes, I do

你愿意不管旁人的冷言冷语、一路的艰难苦厄,风雨兼程一直追求“冠军”的荣耀,即使花落别家,也笑着献上真心的祝福吗?

——Yes, I do.

冠军只有一个,但是赢家胜者可以是任何或所有怀有热爱与荣耀的人。

 

题二四  握着手机转身时看见

机场接机,叶修成功从记者的包围圈里脱身,给苏沐秋打了电话。

“你转身。”电话挂断了。

苏沐秋正好拿着手机站在他背后,伸出右手,眉毛一挑好似挑衅。

叶修也伸手,两人击掌。

 

题二五  海湾吻痕

H市离海不远,可惜苏沐秋一眼也没见过。

叶修以前有过机会,不过没太大兴趣,推说生病然后在家里玩了整个假期的游戏。虽然原因不相同,不过结果一样一样的。不过没多大关系,现在都有了机会了。

秋天的阳光不算烈,海风吹上来不冷,可以说是舒适。

海水渐渐涨起来,温柔地一次又一次漫过脚底板。

——听沐橙讲过一句特别浪漫的话,海岸线是海洋给予陆地连绵成线的亲吻。

两人穿着裤衩相顾无言。

“……要不要试试?”

“敬谢不敏。”

“抗议无效。”

(有胖友跟我讲看不懂。)

【敬谢不敏,谢:推辞;不敏:不聪明,没有才能。恭敬地表示自己能力不足,不能够接受做某事。多作推辞做某事的婉辞。即,我♂不♂干】

【抗议无效,即,我♂偏♂要♂干】

 

题二六  翻阅过去的相册

没钱就是克制,有钱就是放肆。没钱的时候拍照都是用电脑自带像素渣得不行的摄像头拍一张全家福,上面两只合该进动物园的类似胖达哥哥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颜好的动物饲养员妹妹;赚了钱之后家里的相册开始悄悄批量生产。

这一张,是终于吃胖了些许的叶修夏天摊着肚皮四仰八叉睡在空调底下;那一张,是叶修戴着耳机坐在电脑跟前,眼睛里映出荣耀一方世界;这一张,叶修和纤尘不染的嘉世队徽的合照;那一张,叶修心情颇好地照着冠军奖杯的位置戳了戳橱窗玻璃。

没有苏沐秋,因为苏沐秋在另一本相册里。

嗯,还有一本是合照,里面还有花花绿绿的游戏截图。

这些都是动物饲养员妹妹拍下来的,独家珍藏。

 

题二七雨后日光下的河

世邀赛结束后,记者曾经提问叶修该如何形容他们的国家队。叶修道,雨后日光下的河。带着笑的解释是:“熠熠闪光,不是吗?”记者追问他为什么不直接用星空时没有得到回答。

若干天后,叶修去了一趟老地方,拂去落叶后拍在冰冷石碑上的力道就像许多年前拍上少年的肩膀。

河水不可能一成不变,它永远奔流,不知停歇;而星空——

那个笑里带有的骄傲意味一如若干天前回答问题时的。

——“星空是你。”

今日冬至。

 

题二八  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长途很贵……”叶修顺手把手机放在桌面上开了免提,电脑上面整理了一些比赛的视频。估摸着快挂断了也能好好再看看。

“沐橙那个用来诱导的卫星射线有点险,还好成功了。”

“嗯,云秀接得也不错。”

“上次是和丹麦打么,他们的打法也可以借鉴一下。”

……

具体为什么一两分钟的黏糊最后变成了十一二分钟的全体复盘这个惨案,免提说这个锅不背,他不背。

 

题二九  带你远行

从一开始的并肩作战,到一叶之秋独自挥舞着却邪的画面逐渐逐渐地远去,雪夜拾起君莫笑和千机伞,他从没有离开的荣耀,三十七连胜,冠军。

所有东西都会被定格成照片然后泛黄。

但是无论多久之后,他提起年轻时候的挚友用的字眼都是“我们”。

和无意识勾勒出来的,同年轻时候差相仿佛的一个笑。

 

题三十  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荣耀不败。

 

End.

2014.7.30-2015.7.30

小派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43)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