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伞修】嘉赏(1)

辩论paro(其实一刷日常就停不下来), @烹茶冰沸 的点梗。

之前lofter一直上不来只放了贴吧和微博。想想这周大概不会更就先放过来。

下文还没写(。)也很久没写过东西了。


 

隔音效果不能算好的室内能听到外面大雨的声音,雨滴落在地上沉闷而急促,更显得报告厅里一片沉寂。

反方这边抓紧时间在低声讨论辩题,正方缺了一个人,却不显得如何焦急。

苏沐秋听队友们布置并不发话,站在辩手席上看着对方一个空掉的位置,瞄了瞄手表。离开场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对方还没有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催一催的动作。

今天大雨,往常就不多的观众更是显得稀稀拉拉。角落里各种颜色的伞乱七八糟地放在一起,已经有几个人等得不耐烦拿起自己的伞走出去了,在湿漉漉的地面上留下几个沾着泥土尘埃的脚印。

 

高中的辩论社本来就是个玩票的性质,大家看个热闹,如今接近开场选手还没来齐,就显得不太靠谱了。

苏沐秋半路被拉来补上一个生病同学的空档,虽然和队友磨合没多久,但也知道这场辩论是社里花费不少时间才组织起来的。他望了望观众席,很多人在划拉手机屏幕,几乎没有人关注选手怎么样,很有可能,如果等到开场那辩手还没到场,这些人就会一哄而散。

毕竟是周末,假如这里没有可看的,别的可看的去处还多得多。

如果是这样,意味着将所有策划准备和投入的精力时间都付之东流。

 

最后五分钟,陆陆续续有观众到场。主持人跟正方那边交流了一下,交流出一个晴天霹雳,对方未到场的四辩没有手机。主持妹子说不出话了。

这个年头没有手机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个问题着实值得探讨。

可是正方一辩没有和主持探讨这个问题,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笃定道:“他会来的。”

苏沐秋看得见他说这话的时候右手攥了攥拇指。

这一位一脚踩在迟到边缘的选手看上去时常有叫人惊喜的习惯,但大概确实很值得信赖吧?

他百无聊赖地想着。

 

叶修是最后三分钟进会场的。他没带伞,看样子是校服遮在头上闷头跑过来的,扶住辩手席的桌椅时呼吸微微带喘。

所有人望着他松了口气。

他缓了缓,抹了把脸,抬头笑道:“我没迟到吧?”

那个笑其实很好看,但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也没人回答他,观众席上起了一阵喧哗,有人脱口喊出“叶修”这个名字,场面有点乱。

看来有很多人认识他,苏沐秋想着,一边丢了包纸巾过去。

那陌生人意外地看他一眼,道:“谢了哥们。”

他用餐巾纸草草擦了擦脸上的雨珠,向苏沐秋亮了亮空掉的纸巾包表示歉意。身上湿哒哒的索性也不管了,直接晃到正方一辩旁边勾住他肩膀,不动声色地蹭了他一身雨水。

在正方一辩跳脚之前主持已经宣布开场了,正方另外两位想笑不敢笑的表情也只好收起来。

 

中间发生的事情几乎已经叫人记不清了,毕竟逃不开走每场辩论赛几乎都走的基本流程,引用赛前做过的无数准备,摆出不一样的表情和运用不一样的声调。

每场比赛要翻的资料不一样,要面对的对手不一样,要说的论点论据也不一样。实在也记不清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动作。

 

唯一一件还算清楚的事情是个意外插曲。

自由辩论的时候正巧是苏沐秋对上那位四辩。他等对方陈述完观点后才开口,话筒却没有把声音扩大到场地中。

学校提供给辩论社的是老旧的报告厅,前面主席台上话筒都是固定的,一下子失灵了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临时换到旁边用本方辩友的话筒未免也太乱;先前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主持妹子手忙脚乱地暂停了屏幕上的计时,小跑经过表面有些斑驳脱落的白墙,只能去相隔甚远的教学楼里借话筒。

周末教学楼有没有人在还得另说。

可以想象地,台下又开始闹哄哄地议论起来了。

 

苏沐秋沉了沉心,自己再次按下计时的按钮,提高音量继续对辩。

对面的叶修有几分惊讶,然后打开话筒开关拿指节叩了叩。有些观众已经注意到了台上发生的事情,也有些观众注意到了话筒里传来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安静像水面的涟漪向四下扩散开去。

苏沐秋依旧扬起声音叙述论点。

叶修伸手再次关闭话筒。

一些后排观众走向前方空着的位置,还有一些干脆在过道上站定。

苏沐秋将“请问对方辩友……”作为最后一句的时候眼角眉梢依稀有些意气风发的意味,叶修没有再开话筒,也提高音量一一反驳。

观众席中声音平息到几乎没有,听得清楚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小;一直到自由辩论环节结束,才响起长久的掌声。

苏沐秋向观众席上看,一眼就看见很早就扬言要偷偷溜进来看比赛的沐橙笑着鼓掌。小姑娘的笑容在人群里依旧那么明亮。

 

主持妹子把话筒拿回来的时候正赶上这阵掌声的最后,站在门口懵逼了好久,有点怀疑自己走错了一个报告厅。

 

这大概就是相识了。

 

 

 

那一场胜负几乎都快能忘掉了。

期间无数次胜负也并不能记起太多。

 

墙面脱落的报告厅里很多很多次都是苏沐秋和叶修面对着立论和驳论,而场下的观众席里越来越多的同学认真地看他们唇枪舌战。直到后来分了班两人成了前后桌,更是建立起了——不管是针锋相对还是联手坑人——两方面都很深厚的革命友情。

教室里的日光灯时不时会坏掉一个,冬天永远关上的玻璃窗永远凝聚着白色的雾水,窗边上的同学偶尔犯困掀开一条缝可以吹醒大半个教室;夏天的时候旧吊扇转动时会有些响声,带起来的风都是热的,而学校谨守着不开空调的底线毫不动摇。

在每一个起不来的早上,睡不着的中午,作业又一次做不完的晚上。

自修课的时候辩论社里来找人讨论社务的时候班主任活生生要吃人的目光。

好在苏沐秋和叶修除了辩论社以外就没有参加什么有可能耽误学习的课外活动,班里那几个社管会的顶着班主任的目光三天两头往外面跑那才叫……啧啧。

 

周末休息就由不得每天念叨着“你们学得开心就好”的同时一手布置下更多作业的班主任来看管。

 

苏沐秋家住在一栋颇有些年岁的老楼里,楼梯窄小,听脚步声可以分辨是哪层的爷爷或者奶奶下楼去杀棋或者唱戏,还是哪家的小辈难得过来看望。

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布置得很简单,没有什么长辈存在或者存在过的痕迹,叶修没有问过,只注意到沐橙的书桌上摆着一张黑白照,上面一对男女,应该是情侣那样子的;还有一张彩色的照片,是一位老妇人揽着还没长开的兄妹俩。

苏沐秋和苏沐橙各占一个房间。妹妹的房间窗外还摆着小小的盆栽,是女孩子送的;哥哥的窗外种着葱,烧菜能用。

来得早基本上有幸尝得着苏沐秋的手艺。很普通的家常菜,一般情况下两三个,酌情有荤菜。

转角的地方放着牛奶,给沐橙买的。

苏沐秋的房间里置办着两台电脑,配置也还可以。叶修有的时候去苏沐秋家里先把作业做了,霸占一台电脑打游戏。沐橙不上补习班,有的时候作业不懂了敲门进来问,总有一个人能腾得出空给她讲讲。

闲的时候翻书看,苏家的书架上大多都是旧书和二手书,后来苏沐秋和苏沐橙的生日叶修给添置了两本新书上去;还有几本沐橙用来摘抄的本子,里面夹了不少三个人的照片,各种的或者共同的。

有的时候叶修帮苏沐秋带小号,或者凑在一起写外挂。

叶修看着他赚钱,竭力维持生活。

 

他坚持着梦想,他坚不可摧,他一往无前。

都是苏沐秋。

 

TBC

评论
热度(61)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