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伞修】嘉赏(2)

@烹茶冰沸 的辩论paro点梗(虽然还是日常偏多

安利tag 清明伞修伞糖葫芦企划

上文点我

凑足两千字就滚过来了(部分是政治复习课的摸鱼画风不太正常

 

不咸不淡地升到高二,苏沐秋比叶修要矮一丝,正好坐在他正前方。那差距总在摇摇欲坠里偏向叶修,苏沐秋总是在后桌不出声的炫耀里悄无声息地翻一个白眼,转过去接着写作业。

大概只有叶秋深谙混账哥哥心理压力也很大,每天看着他喝以前从来不碰的纯牛奶。如果不看表情是多么苦大仇深,总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上了他的身。

男孩子还没抽完条,叶修就靠这个暂时保住了他岌岌可危的优势;男孩子还没抽完条,鬼知道哪天苏沐秋就赶超上来了——

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呢。

 

那时候,那时候还是早春,去食堂的路上阳光透过重重叠叠的绿意掉到眼睛里。从教室的三楼到食堂的三楼路上有种得稀疏的樱花,不管哪个三楼望出去都看不见。

教室的三楼被高一和高三的教学楼左右夹击,上午九点到中午十二点总是能在窗边的课桌上捞到一大片阳光。

课桌偏小,叶修不得不把脚伸得略微过界,端正摆在苏沐秋的椅子底下,只是安安分分地放着,不架不跷;苏沐秋更是坐得本分。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隔着一条过道的叶修的邻座,他也有一双无处安放的长腿,时时刻刻伸到前头去,可惜苏沐秋邻座的哥们坐姿不安稳,总是翘着椅子;而椅子总有放下来的时候,于是每次都有一声惨叫。最可怕的是不记打,周而复始。

叶修表面岿然不动,心里其实是得意的。

 

这种得意一般可以持续到下课跟苏沐秋争论某道问题的时候,他往往面上依旧一派不动声色,心里总是要唾弃:“呔,哪里来的妖孽。”

和对辩时候的心态基本如出一辙。

不管是问题的讨论还是对辩,他问的角度一般刁钻深刻,带着一股子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光棍气,一旦跟他对上的人有所回避都会被他有理有据地截掉回避的退路再被一句“请正面回答”驳回,用叶修的话来形容:作为辩论社里后来的顶梁柱之一,苏沐秋同学总带着一种“正面上我”的魄力。

那时候苏沐秋的手正要去搭他的肩膀,走到一半改了轨道,没料到另一位顶梁柱不光能顶天立地一双嘴皮子还能赶上开天辟地,最重要的是能屈能伸说怂就怂。

认识具有反复性和无限性,叶修总是能以一种大无畏的姿态刷新苏沐秋对他的认知。

 

辩论社里一度流传着颜值担当苏沐秋和节操担当叶修的传奇。而后者神色不变,下意识按了两下手里的圆珠笔——笔尖收进去又弹出来——轻描淡写地说:“哪儿用你们苏总出马。”

毕竟归根结底,不管什么类型的担当也都是担当啊。

 

篇幅和课余时间所限辩论社组织的活动只有寥寥数次,在广大同学的印象里或许还不如一年一度的“R中好声音”或者正统而无趣的“校园文化艺术节”的存在感来得强烈。

苏沐秋和叶修进行的社团活动也基本不受到关注。

一直要到社团纳新的时候同班同学才会露出一些诧异的神色,发现那两个人又狼狈为奸勾搭在一起,坐在摆在角落的桌子后面,头顶悬着毫不花哨地写着“辩论社”的牌子,那气场是把字换成“正大光明”也毫不违和的。

同班也要这个时候才会发现,原来这两位特别能兴风作浪的,也是有社团的啊。

 

社团纳新的场地在学校从来没有运作过的喷泉旁边。广场中间是社管会特意留下来的风水宝地归文学社所有,文学社飞快打出了不收社团管理费——人民币叁元整——的广告,不少人去那里看热闹了;东角书画社摆的是现场书画表演,也赚足不少眼球;书画社两边是篮球社和羽毛球社,帅的男孩子多,过去的女孩子就多,就有了更多的男孩子;这样更显得辩论社霸占的角落无人问津了。

苏沐秋和叶修看上去一点也不急,反而把本子摊在桌子上涂涂画画,用的是那支本来用来登记新成员的笔。

万事风过耳,同学走到他们俩跟前的时候依旧没能等到他们抬头。似乎知道为什么辩论社这里没人了。时兴的是营销,是噱头,是所有可以吸引眼球的,这里偏偏没有。每个人多多少少有一点从众心理,好的坏的,盲目的或者曾经小心翼翼衡量的,没有人乐意脱节。

同学走得更近的时候仔细地看了看,两个人摊开的本子上面记的是条条框框的论点,两个人的字都不算特别好看,这本本子上面行行列列却很工整,从使用过的页数来看好像也用了不短的时间了。最后他忍不住敲了敲桌子。

叶修撂下了某个字最后一笔再画了个句号,这才一边抬头一边说:“入社报班级姓名社团活动原则上不能缺席报名费三元……”说这串话的语速倒显得是个熟练工种。

看到同学的脸之后又慢吞吞地补充了一句:“小本生意,熟人不打折。”

 

同学最后还是忍气吞声地交了三块钱。

其实他以前对辩论也有点兴趣,但没有到让他主动发展这个兴趣的地步。而辩论社的比赛他曾经想去看,奈何高一时候的班主任看管甚严不允许午自修外出。这点并不深厚的兴趣在还没消磨完之前就搁置了,直到这次看见苏叶两人坐在那里写写画画,才又一次呼之欲出。

有时候他觉得这次能进社,大概靠的是冥冥之中有点玄乎的东西。

也问两人为什么不做些声势更大的宣传,苏沐秋把手里大教室的钥匙递给他,对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下,但没怎么斟酌就回答了:“喜欢的该来的总是会来,强塞的安利不甜。”

叶修还在整理实际上没看起来那么寒碜的名单,头也不抬地补充道:“谁说直钩钓不上鱼了。”

兴趣不够浓厚无以支撑荆棘里的跋涉,随波逐流无法坚持到所有的木材燃烧殆尽结成煤炭。有人拒绝和荒道上行路已久的旅人结伴转而投身更繁华也更匆忙的道路,但总有人,总有人被摇曳生姿却不曾熄灭的微光触动,义无反顾地走来。

总有人并肩,挡住风,使微末星火仍炽烈。

TBC

 

一些杂七杂八的感想。

去年这个时候写的是一篇论坛体,lo很久没上了昨天突然发现有妹子点喜欢真的是会心一击!

本来在准备比较大的考试最后没忍住摸鱼,挺想为糖葫芦这个tag做一点事情。伞修给我的感觉本来就是这样,结局掩盖不了他们之间曾经那些非常棒的东西。

说是辩论paro啦,辩论相关的大约要等放假好好补一下(。

滚下去复习

评论
热度(23)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