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而理想是残酷的。

【荆高】浮岛(1)

《浮岛》 HB to @水母。  16.12.22

【狼人荆×魔法师高

我流童话风(。)

如果觉得这样的设定不太符合CP的话请指出,我会删除TAG。

 @叉烧包 魔法师三十题 9、说梦话,醒来后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孤岛上 

只有一千字。手感糟糕。】

 

他的梦里有座漂浮的岛屿。

 

魔法师拥有梦境其实是一件危险的事。这说明他有可利用的弱点;但他始终没有配些什么药剂来终止,只是看着他的岛屿日渐葱茏。

那时候黑森林外的城镇才是零零落落几座小房子,镇上的居民在寒冬时曾经给他这个邻居送来松软的面包,只不过因为对未知的畏惧只是在外面敲了敲门。投桃报李,他在冬季缺少干柴的时候将大大小小的石头运进了镇民们的炉子里,使他们熊熊燃烧。

总体来说,那个时候高渐离先生过得十分无趣。黑森林里有春夏秋冬,他的岛屿也有春夏秋冬,但他在旁边远远看着而不愿意继续向近处走,只是将自己隔绝着。这种情况直到若干年后狼人先生来这里落户才算被打破。

那之前他先是在他的岛上,在林木间发现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它晃得挺招摇。

 

它招摇在眼前而不是在梦中的岛上是在三天后,魔法师先生还是第一次被人质疑,或者说当面质疑搭房子的品味。

那时候一溜儿的瓶瓶罐罐排在草地上看热闹。他和初来乍到的狼人打了一架,拆了他住过小几年的木屋。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意想中那么生气。可能是因为狼人给他摘了一个树上的红果子,也道了歉。但是他还在重提魔法师先生的屋子不好看。

高渐离仍然面无表情,狼人渐渐住了嘴,在他面前不好意思地垂了垂总是竖着的耳朵,说,再给你搭一个漂亮的。

高渐离漫无目的地想起了当年他搭这屋子时的狼狈,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阳光照着对方一口白牙,闪花了他的眼睛。

 

屋子最终还是建成了,中途因为各种不满意拆拆装装太多次,勉强比之前能看——而且显得更气派,可以多住一个人的那种气派——狼人死皮赖脸地在这里落了户,还献宝似的把一块在森林里发现的透明石头做成了星星的形状送给了魔法师先生。

这会儿再叫狼人就太生疏了。他已经做了自我介绍。

他叫荆轲,是一只已经可以把耳朵和尾巴收起来的成年狼人。因为他喜欢晒月亮,甚至在搭屋子的时候把一侧的屋顶做得稍平坦了一些。

此后天晴的晚上,两人并排躺在屋顶上看星星看月亮。荆轲有时会哼一些从各地听来的不知名的歌谣,低低沉沉的。听上去像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古老故事正蹑手蹑脚地走到近处。当中有许多没有结局,荆轲有时吹一声长长的口哨敷衍过去,或者干脆说是忘了。高渐离正巧知道其中几个。那些是到结局不太好的,只是他没说穿,拢着指缝抓了一把银白的月光。

偶尔他们也在屋顶上看日出,尤其是久雨之后放晴的日子,阳光费力地跃上树颠,荆轲向来懒得收进去的尖耳朵被照得金灿灿的;屋子里那颗剔透的星星也是。

于是梦中的岛上,也有了朝晖夕阴气象万千,还有一颗闪烁的星。

 

TBC

写不动了这篇蛮有可能半年更新的……写来自己快活。大致意思是梦境是潜意识的延伸/映射XD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会把同设定的两万六千字完结文放出,给大家拜个早年。

↑如果有兴趣麻烦评论。对推荐和喜欢的敏感度不是很高。

放完就跑。

评论(10)
热度(13)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