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非知名气人博主
梦想是我的朋友们早日暴富
然后来包养我

【伞修】长情

☆叶修生日快乐!

★全篇不科学的五千字

☆是《而我一直深爱着你》的沐秋视角,立足一些上次没写出来的隐藏设定

★没看上篇也不影响阅读



苏沐秋从前觉得自己不是一个长情的人。

就像一个游戏玩久了人气会衰退,会找不到商机,材料和装备不再有人购买,低价代练也没办法成功兜售出去。到这种时候,苏沐秋就会尝试把手上所有还能创造效益的东西归整出来卖掉大部分,然后毫不犹豫地卸载它,物色下一个或者多个适合养家糊口的游戏。

就像从前有段时间经常在小区楼下遇到的一只三花猫,它总是冲他喵喵叫,不远不近地。偶遇四五次之后苏沐秋开始记得随身揣一根香肠喂它吃,但从来没有把它带回家。三花有的时候会小心翼翼地绕着他好几圈,嗅他的球鞋和裤腿,像是要努力记住他的味道。后来它被一个小姑娘领走了,那姑娘极其温柔地引着它跃进纸盒,苏沐秋远远看见她抱着那盒子走开。他的确很喜欢那只猫,但他没有觉得很遗憾,他想那只猫大概会有个很好的家。

 

所有的网游里他往往很努力地去磨练自己的技术,熬夜做单子也不是没有;这种行为与其说是对游戏有感情,不如说是想要好好生活。

代练的可替代性不低,但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样都是有价格的。

 

虽然最终没把猫捡来养,但他后来捡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十五岁少年。

在各种意义上,叶修比他以为的还要能干,还要经济适用型。

尤其是在《荣耀》开服,苏沐秋的“不长情”在装备编辑器面前啪啪自打脸了——而且他本人还自打脸得挺开心——之后,叶修的竞技场胜率可以当成下副本招人的噱头和代练的招牌,叶修打到的材料大部分都可以给他拿来做各种各样的尝试,当然了,叶修还和他抢最后一击。

在荣耀开服之前他天天跟叶修念叨这个游戏大有可为,在荣耀开服之后他觉得这个游戏可以玩十年甚至更久。

和叶修一起。

 

 

在不断的尝试中开发装备编辑器不同的功能,然后有了用暗夜猫眼石打磨的连接轴,二十四根伞骨,四个秘银吊坠融合做出的伞尖,八个稀有材料做的矛从暗夜猫指甲改良到白狼利齿……拼凑成了2.3千克的、经过无数次失败的千机伞。

合起来的时候挺像大头蒜的千机伞。

“你看,既然它像个蒜,我们不如再加一个驱散效果啊。”叶修一边变化各个形态测试有没有散架,一边偏着头跟苏沐秋说。

“你清醒一点,这又不是植物大战僵尸。”苏沐秋回嘴道。*

尽管这么说,他还是设计了几个方案尝试了一下,虽然都失败了。

 

哪怕散人的想法到最后也失败了,他说重头再来。世上的路有千千万万条,他能走通第一条,就一定能有第二条道。

哪怕和叶修被小十几人一路围堵到了一线峡谷,最后也能靠吹飞这种匪夷所思的做法反杀成功。

 

他知道人生漫长,但他始终没有想到会发生意外,没有想到在生活越来越好,荣耀的前途越来越触手可及的时候,被一个意外击倒。

他以为自己是死了。

他以为自己的生命就是确确实实在十八岁划上句点了。传说人在临死之前会看见人生走马灯,他甚至来不及逐一回忆什么难忘片段,心里想的是,还行吧,沐橙的学费已经攒够了,晚饭也给叶修留好了。

还行吧,也没有太差。

 

但是科学唯物主义旗帜下长大的苏沐秋同志万万没想到还有不科学的骚操作。

至少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他被关在叶修的梦里面。

这件事给他的感觉就类似于让他玩一个RPG游戏,里面唯一也是最终的BOSS是吃过一碗泡面睡过一床被子的叶修。

根据神秘力量——暂时就把这个不太好称呼的东西叫做神秘力量吧——所说的,接下来还不知长短的一段时间里,叶修的梦境都归他接管,他想进去的时候叶修就可以看见他,他不想进去的时候叶修就不会做梦,每次他说某个特定的句子叶修就会醒过来。

再说关于这个特定的句子,倒也是他自己选的。在神秘力量给出的“吃了吗”“看啊有飞机”“结婚吧”“而我一直深爱着你”里面,他选的是最后一句。

神秘力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告诉他,一直要到叶修相信他说这句话是认真的,他才能被放出小黑屋。

后来神秘力量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故事里。

 

 

开头前几天苏沐秋并没有去托梦。

在这个情况下他还是觉得有点迷茫,思考了包括托梦的科学原理、托梦的古代传说、托梦可能产生的后续影响等一系列问题。他在假设自己已经死亡的前提下,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让叶修尽快相信还是永远别信才算破局。

然后他点开了联盟的实时赛程,发现明天就是叶修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了。

 

那就明天等比赛打完就去看看他。苏沐秋想。别的就随它去吧,顺其自然。

 

苏沐秋顺其自然地在十二点二十三分等到了叶修。时间晚是因为陶轩请嘉世全队吃烧烤,苏沐秋知道,所以他等得很耐心。

但他忍不住使坏心眼。

他故意凑近刚进入梦境的叶修,问道:“打正规比赛的感觉怎么样?”

 

在呼吸相闻的距离上,他能看见叶修的目光从茫然陡然变得清醒。有些惊愕,却又无比欣喜。

他的心酸涩了一下。

 

叶修回答说,感觉当然是很好了。只是对手感觉不太好。

这人,意气飞扬,自信得令人心痒。但是一反常态地没有对他放垃圾话,无关紧要的话倒是很多——比如说跟他描述比从前所有的线下比赛都要大的场地,用来直播比赛的显示大屏,座无虚席的观众席;等了半天,也没听他说起喊“一叶之秋”喊得震耳欲聋的观众。

 

这种没有和叶修并肩作战,跟听故事似的听叶修把赛况再说一遍的情形对他来说甚至算很新鲜。他也乐得叶修只把他当个梦、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在这种他不晓得前路怎么走才是好的现况之下,他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叶修好、怎样才能把对叶修的影响控制到最小,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闷着喜欢当锯嘴葫芦。

话题落到“叶秋”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钟,发现已经七点半了。他酝酿了一会,还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好,最后清了清嗓子,匆匆地对叶修说:“而我一直深爱着你。”

他看见叶修睁大了眼睛,然后叶修在他面前消失了。

他长吐了一口气。

 

一个问题解决了之后,接踵而来的是更多的问题。

比如说,为什么被放出小黑屋的条件是叶修相信“深爱”这句话不是玩笑。

为什么是叶修,为什么是这个条件,又从哪里得知他喜欢叶修?再退一步来说,目前他经历的场景是真的吗——或者现在的场景才是对他来说的真正的“人生走马灯”?

作为一个创新者,苏沐秋从来不缺大胆质疑的精神,但他不敢在这件事上大胆实践,只能时不时地在叶修的梦里冒个头,然后机械性地说着“深爱”这句话。就像在不断地捉弄他,看他露出少有的错愕表情;又像说出了一直以来的心声,实现了一个从来没有梦想过的愿望。

 

那个时候苏沐秋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叶修”这一点过去大概还没有两三个月。最初意识到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一点惊讶的,那一个瞬间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伸懒腰的叶修,然后被火燎着似的转回了视线。

他记得那个时候的阳光是盛大的,叶修昨天刚洗过的头发睡了一晚还有点蓬。他心里想,这种喜欢是一种错觉吗。如果不是,那么理由是什么。

又或者,这种情愫需要理由吗?

 

 

第一赛季嘉世夺冠的时候他看的是实况直播。皇风的“扫地焚香”也算是网游里的老朋友,公屏上来来回回几句没新意的垃圾话,他简直能想象得到叶修打字的时候什么神情。

那天他踌躇了半夜,只对叶修说了“我知道你会是冠军”“而我一直深爱着你”两句话。

 

在嘉世进入第二赛季的季后赛之后、到拿下赛季总冠军时这一段时间,苏沐秋一反常态地没有在梦里出现过哪怕一次。说起来是件很丢脸的事情:这是因为他心血来潮在心里想既然只是“活在梦里”,那么他对自己所处的时间有没有快进的能力。

结果证明是有的。

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嘉世已经进入了辉煌的第三赛季。只是有快进却没有回退,他站在漆黑空荡的梦境里面看那个已经算是存在于“过去”的叶修在二连冠的第二天早上沉默地失落。

 

他也沉默。

 

 

联盟在迅速发展。

苏沐秋枕在虚空里往上看,遥遥望见第一届全明星的场馆里叶修匆匆地从小道提前走到选手用的隔间,提前退场,敏捷得像只捉不到尾巴的猫;微草的“魔术师”大放异彩,骑着扫把撞破新人墙,却被团队的节奏掣肘;繁花血景在赛场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双核打法进入大众的视线。

“久别重逢”之后这些他都和叶修聊过,只不过是在一个观众的角度,有的时候他会尝试去评价,但没有一次说过有什么破解的思路。他假装不知道这一次的见面和上一次隔了那么长的时间,就像假装不知道“而我一直深爱着你”这句什么意思一样。

他在看,同时他心里明白,《荣耀》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已经进行了许多不经过实操无法理解的变更和革新。而所有人的意识、经验、战术都在不断地提升,没有人甘于故步自封,选手和联盟都在进步,这种进步催生出更精彩的比赛。

这才是荣耀。

 

嘉世的三连冠是和吴雪峰退役牵系在一起的。

三连冠的庆功宴安排在陶轩第一年就嚷嚷过的五星级饭店,“气冲云水”的账号卡交给了老板,碰很多次杯,最后还是散场了。

他对叶修说:“以后可能会更辛苦,而我一直深爱着你。”

 

第四赛季沐雨橙风进入联盟的舞台,后来被称为“黄金一代”的年轻人们开始崭露头角。一叶之秋在决赛被“舍命一击”带走,嘉世与第四个冠军失之交臂。

中间的事情他记得模糊而又清晰。比如说叶修和陶轩关于商业代言的争论,比如说叶修新的队友和对手,比如说战队成员在比赛时一些本不该有的配合上的失误。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得很多的是叶修留在训练室里面复盘和练习的背影,和那个挤在斗室之间的少年的背影能重合一点,但是肩膀更阔,个子也更高了。苏沐秋甚至有点担心自己那点岌岌可危的身高优势地位不保。对他来说,这种心态仍然类似于那个为了最后一击和叶修较真的自己。

不是真的为了输赢,只是因为对方是叶修。

 

 

这种和少年时代频繁的相比较和过于闲暇的状态总是让苏沐秋想起从前。

想起从前,比如说,去掉那句儿戏般的“结婚吧”,别的其实都是他和叶修之间发生过的对话。

“看啊有飞机”曾经被叶修用来抢最后一口泡面,事后被他嘲笑幼稚。

“而我一直深爱着你”是他利用情人节任务的卡bug 让巨龙因为扭不过脖子而向王子告白。

那句“吃了吗”,发生在叶修从B市的家里拿身份证回来之后没带家里的钥匙,在门口无所适从地傻站了几分钟,苏沐秋正好想起来开门看看,就看见一个呆瓜杵在那里。他给了风尘仆仆的叶修一个拥抱,然后问他“吃了吗”。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还给下了一碗清汤挂面,饭桌上正中奢侈地摆放着熟食店里买来的鸭肉。

 

偶尔苏沐秋会莫名其妙想到从前看的神话里面栖身于瓶中的魔鬼。第一个一千年他盼望有人放他出去,许诺那个可能不存在的人荣华富贵;第二个一千年他盼望有人放他出去,许诺那个可能不存在的人三个愿望;第三个一千年他决定要吃掉那个放他出去的人。

他小的时候并不理解这个故事,但他此时已经模糊地懂得了。在那种漫长的等待里面,他用千奇百怪的表情和姿态来说“而我一直深爱着你”这句话,有的时候是深情的,有的时候是敷衍的,但是很多年过去了,叶修仍然不信他说的鬼话。苏沐秋深刻地检讨自己,但还是没有明白自己想要的答案是什么。

他既想他相信,早一点明白他的心意;又想他别信,好把这个温柔的现状一直维持下去。

 

第八赛季嘉世的暗流涌动是苏沐秋也能觉察到的——尽管他的视角被局限在叶修身周,但是这么多年足够让他对叶修的心情的感知变得无比敏锐。非要准确地形容的话,被迫退役的前几天的叶修或许是有些“惆怅”的。

嘉世的排名一路跌,跌到倒数第二位,那段时间苏沐秋见叶修的想法尤为强烈,他也确实是那么做了。他不知道他三天两头跑出来遛遛达达有没有让叶修轻松一些,自私地说,他看着饱受争议的叶修本人表现得反而比他坦然,自己悬着的心至少是落到了实处。

交出一叶之秋的前一晚苏沐秋掏出从前的事来倒放,在黑暗里投射出一个发着光的大屏幕,像是在看什么老电影。放的是十年前《荣耀》刚刚开服的时候创建账号的样子,放的是一线峡谷和无数次围堵被围堵,放的是和陶轩的最初,放的是三届联盟总冠军、三次获联盟最有价值选手、两次输出之星、一次一击必杀。

叶修怔怔地看着那些画面流水似的划过最后消失在黑暗里,说:“这么煽情,可不像你。”

苏沐秋凑近直视他的眼睛:“我支持你做的一切决定。旁人爱着你的荣光,而我一直深爱着你。”

 

 

后来的故事就是为人熟知的。被驱逐的高手、C区47号、千机伞、龙抬头、兴欣……他当时关于散人的曾经失败了的构想在叶修那里重新落地发芽,一身混搭的君莫笑重新站上了最高的舞台。

他说:“37连胜,给你留一个超越的机会。”

什么超,什么越,他好像是没有机会了——虽然他离开得太早了有点可惜,但是看到也挺赚。他不免自嘲地心里想。

所有荣耀,归于叶修。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冠军也是。

 

就像他说过的那样:叶修,最强。

 

 

话说回来,他不是只会当叶吹。要让苏沐秋说说叶修的小毛病,那可太简单了。

睡姿不老实,有的时候打小呼噜;晚上老熬夜,熬夜老喊饿。时不时要挤兑人,还无赖地缠着他一个神枪手搞近战,简直无耻之尤。

还有,迟钝。听了无数次八个字、有点长的告白,到了第十个年头才发现这是真的。

叶修说“我觉得你是真的,我还觉得你说得是真的”那时候,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收起了笑,无数个句子梗在他喉头;他本来想最后说一次“而我一直深爱着你”作为告别。

他以为自己死在十年前,他以为从梦里被放出去就是真正的告别,虽然他还有很多话要说,但他到最后好像只剩下这一句话要讲。

话还没说出口,就是突然的断线。那一刻他觉得有些遗憾。

 

醒来是在病床上。

天花板是白的,被套是白的,墙壁是白的。因为太久没有看见过光线,苏沐秋望出去是一片模糊的光影。好像有人正握着他的手落下一个颤抖的吻。

 

听说他的意识在某人的梦里面住了十年,他的身体当了十年份的植物人。

 

听说这份深爱花了十年来确认。听说长情的事还有长长的一生。

 

-完-

 

(*)关于千机伞和“大头蒜”是来自原著某位蓝溪阁成员的吐槽,植物大战僵尸梗来自基友小船!感谢!

部分对话和《深爱》是有一部分重合,我尽力从不同的角度去写了。另外因为之前没有想好结尾应该怎么写,也没有想到会扩展到五千字这个篇幅,所以确实不是那么尽如人意的故事了……这个不科学的设定要自圆其说对我来说不太容易,不那么好,但是他们很好。他们天下第一顶顶好。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29)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