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饮

非知名气人博主
梦想是我的朋友们早日暴富
然后来包养我

【荆高】野火烧不尽 2

呃是个三年前的史前深坑,感谢小船的不断鞭打才有了今天的短小更新!

民国背景,硬伤肯定有,实在懒得详细考据了(。)

上篇点我

=

走掉一拨人之后几乎什么事都需亲力亲为,荆轲把小教室里所有的书都搬回来寓所,在角落里头堆起来,有事没事就翻一翻,一丝灰尘也粘不到。旁的刊物或多或少已是他人喉舌;信息来源就只是蓟报,不过是少了那个语言凝炼、竭力从客观角度评论的声音。

荆轲买下的寓所窗帘厚而沉,全部拉上的时候就不想再打开,即使是太阳最好的白天也要开着台灯继续,如此不辨日夜,在寂静和黑暗里做所有为侵略者深恶痛绝的事情。

他有时还会趁着晚上风凉的时候去楼下小公园逛一圈,转来转去总是交颈的野鸳鸯,一个...

7 7 / 荆高

荆高无料本《北极住民发糖行动》在今年五月的时候已经发完了,但其实没有想到在加印十本总数五十二本、一共发了半年的前提下还有小伙伴没有领到。所以决定放出内页PDF文档、封面以及内插,供需要的朋友自取。

百度网盘链接 密码:a9v8

再次感谢:

  @豸苗口即 

《违背准则》  @-苏绘自绣花新雨- 

《投翎》  @既饮 

《长镜头》   @青梢 


感谢=3=


【荆高】投翎

*收录于荆高无料《北极住民发糖行动》,全文1w6

*无料已完售啦,感谢(づ ̄ 3 ̄)づ


《隐州杂记》其二 翎州

看翎州的部分之前我先摊开了地理图志——在我印象中没有这个地名——事实上也确实没有。

时隔百年,变迁毫不意外,但是我在别的地方却寻不到关于翎州的只字片言。

找遍所有的蛛丝马迹而不得解,我最后还是翻开了这下一个故事。


《投翎》

没有人怀疑龙的存在,或者曾经存在;哪怕找不到一鳞半爪的痕迹,也能信誓旦旦地说许久之前这物种也呼风唤雨腾云驾雾。

令人费解的是,没有人能说自己确实见过游龙盘云而起的场面。

更出乎意料的是,人对于自己伙伴抱有的梦想所怀的...

【荆高】骑士情书

双骑士 送给我的小姑娘 @白云起 ,前前后后写了一个月,不知道应该怎么走剧情有点写不下去,有没有后续再议。


1

在王城大比上看见高渐离的时候,荆轲是心情复杂的。其中就包括意外、惊喜、开心、又可以和这个人打架了等种种心理活动。

他面上倒是很端庄。

心里是山呼海啸的不平静。


2

渊源要追溯到三年之前两人都才初出茅庐的历练。

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将银色盔甲上的火焰家徽擦得闪闪发光,和高渐离一擦身的时候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对方的云纹家徽,当即拉着人想要比一场。

高渐离淡淡扫了他一眼,走了。


云纹家徽和火焰家徽的两个家...

14 3 / 荆高

谢谢大噶,我成年了么么哒

水母。:

突然冒出来玩

@既饮 祝妹台18岁生日快乐,成年后也是可爱的一只咩_(:з」∠)_

好久没画荆高根本就不像大家就当是原创图个乐呵

【荆高】寄火于岩

【荆高】寄火于岩
麻瓜狼人荆×魔法师高
我流童话,2W4
不要问我为什么西幻背景的童话故事有这两个名字。
半年前写无料因为瓶颈开的调剂文。
三年前的今天算是个特殊的日子,发个文庆祝一下。
00
在遇见高渐离之前,荆轲还是一个不知道也不相信世界上有魔法的麻瓜。
被教会抚养长大也没有信仰教会的神灵,对魔法之类也敬谢不敏,他可能是教会养大的孩子里头很独特的一个。
那果真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国王还没有被吊死在绞刑架上,主教忙于兜售神与上帝,小镇还笼罩在骨龙的阴影下,巫师的名讳还没被雪藏在人们的眼色中。

01
荆轲小时候就很喜欢去森林跑,而且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人们管这个白天和晚上都很可爱的地方叫黑森林。
如果仅...

19 5 / 荆高

【荆高】浮岛(1)

《浮岛》 HB to @水母。  16.12.22

【狼人荆×魔法师高

我流童话风(。)

如果觉得这样的设定不太符合CP的话请指出,我会删除TAG。

 @叉烧包 魔法师三十题 9、说梦话,醒来后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孤岛上 

只有一千字。手感糟糕。】


他的梦里有座漂浮的岛屿。


魔法师拥有梦境其实是一件危险的事。这说明他有可利用的弱点;但他始终没有配些什么药剂来终止,只是看着他的岛屿日渐葱茏。

那时候黑森林外的城镇才是零零落落几座小房子,镇上的居民在寒冬时曾经给他这个邻居送来松软的面包,只不过因为对未知...

一个简单粗暴的无料宣

CP:荆轲×高渐离

无料名:《不甜不要钱》

10W↑↓ 不包邮 走挂号信

WITH@烹茶冰沸 (@千江有水 )和@-苏绘自绣花新雨- 

想要请戳主催原po@二亮咩咩咩 或任一作者的私信。

食用愉快。

 

特别鸣谢:

@Gacha二次元社区 产粮节活动

荆高大法好!

 

【文风试阅】苏绘《我与你的八十年》http://suhuizixiuhuaxinyu.lofter.com/post/250fac_710d8f3

小船《路其修远》http://kuangwuchuan...

【荆高】鹤唳(下)

(上)

两厢沉默之下,高渐离将剑递到了锻剑者手中。

他斟酌了一会开口说道:“先生倘若泉下有知,晓得这剑返到前辈手里,也能聊做告慰吧。”

此后沉默的愈加沉默。荆轲独自揣摩了一会故事的脉络,猜不出来;又着实觉得什么都不会比接着沉默下去更糟,遂向锻剑者禀道:“我们在莽州两月有余,自觉历练已差不多了,正欲往外行,不知前辈是否有意同路出去。”

锻剑者还是掂着那鞘,这样一来他身上一共两把剑。

一把刚刚锻成,吹毛断发,一看便知是绝世的好剑,若不是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恐怕还要引来不少眼红的宵小之辈,费一番波折进了名剑谱中去。

另外那一把破得不成样子,到处是缺口和伤痕,几乎与废铁无异,恐怕手头再怎么紧...

【荆高】江山

暑假写的约稿,没用就放了。

有些片段自己挺喜欢的……全文七千三。写完很久才发现和多歧路的结局有点像。但是没啥改的必要。好像我能写的程度就只到这一步了。

食用愉快。


江山


01

荆轲很早以前见过高渐离。

那确实是很早以前了,鲜花广场整齐堆砌的砖面上还贴着巨幅的征兵公告。高层忙于把所有土地划分成A到Z的区域,然后一遍又一遍地清点哪一些区块目前沦陷了,哪一些在他们清点的过程中正在沦陷。

一片鲜艳的旗帜中间路过的人寥寥无几却行色匆匆地留下自己的影子,广场中间的队伍稀稀拉拉的,排队的人迈着惫懒的步伐向前去,队伍越缩越短。广场上的长椅除了有一张坐了一个人以外空...

1 2 3

© 既饮 | Powered by LOFTER